欢迎来到中国观察网 http://www.chinagcw.com.cn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中国观察网

天使的眼泪——已故杰出艺术大师蔡丰名博士作品赏析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时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12
摘要:《天使的眼泪》蔡丰名博士生前作品 这是蔡丰名博士生前佳作《天使的眼泪》。 大片水柱后面,那闪着鬼魅身影的黑色暗礁是人性的丑恶?社会的不公?命运的无奈?也许是,也许还有其他的磨难,人生就是一场苦旅,在充满爱的世界再弱小的心灵都会迸发出不屈不挠

《天使的眼泪》蔡丰名博士生前作品

这是蔡丰名博士生前佳作《天使的眼泪》。

大片水柱后面,那闪着鬼魅身影的黑色暗礁是人性的丑恶?社会的不公?命运的无奈?……也许是,也许还有其他的磨难,人生就是一场苦旅,在充满爱的世界再弱小的心灵都会迸发出不屈不挠的斗志,所谓人穷志不穷,但是如果只有冷漠无情、欺凌不公,滴着腥血的积怨会饲养出一个仇富的集体,意想不到的灾难将不惜一切代价与美好一起毁灭!

20年前在南京寓所被灭门的亚星客车制造厂德方代表普方一家四口,在南德的一片安宁墓地。

那天去墓地,祭拜过普方一家。普方的岳父冷静地交给我一大瓶中国硬币,老人说:女儿在世时,会经常去中国看望女儿一家,外孙与外孙女都是那样可爱,现在再也不会去中国了,这是那时好奇积攒的许多硬币,也不需要了,托我带回中国捐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这位表面坚强老人,在普方案件审理时曾写信,要求法官不要判处杀人犯死刑,要求大家学会宽恕,却因为过于悲伤不久与世长辞,而普方那位常年以泪洗面的岳母却拖着病弱的身体还没有离开人间。

——摘抄自普方纪念文章

普方一家灭门惨案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四个来自苏北农村相邻村落的年轻人,最小的刚满18岁,有的还曾经是小学同学,心怀美好的梦想来到了大都市南京。

他们有的在街道上的自行车修车铺做学徒,有的在小餐馆做打杂的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有的甚至还没有找到工作。

晚上他们聚在一起,感叹着正经打工挣钱的不容易,最后琢磨着还是要偷点,才能过上他们眼中的城里人的生活。

当他们得知,在玄武湖边上的别墅群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一个住宅区时,心想那里的人一定很有钱,便在4月1日晚上偷偷摸摸结伴来到了小区。

一直在等到2日凌晨以后,他们才选择了一幢双拼别墅的一侧,因为他们观察到那里一直没有亮灯,也许是主人出门在外,所以下手应该更加容易。

他们悄悄地撬开房门,却失望地发现,那里根本没有住人,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偷走。不甘心空手而归的他们,决定再悄悄潜入隔壁人家去碰碰运气。

于是,他们从二楼的窗户翻出,又爬进了隔壁一扇打开的窗户——那里恰巧是普方夫妇主人房里的卫生间。他们在主卧里,看到一条牛仔裤,在口袋里翻到了四角钱。就在此时,刚刚还在楼下的普方夫妇上楼打算进卧室休息,开门就迎面遇到了他们。

我可以想象当时主人夫妇和四个贼人相遇时的错愕和惊恐,但他们还来不及想出应对的方案,就被对方抱住。普方夫妇此时拼命地挣扎,还高声地叫喊。

我不知道他们在喊些什么,是呼救,还是向这些强盗承诺给他们财物以换取人身安全?他们叫喊是用英语还是德语?这些我都不知道,因为这四个强盗反正也听不懂一句外语。

但是,他们也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中,不知道如何制止面前这一对外国男女的喊叫。尤其是那个外国男人,身体强壮,几次都差一点挣脱他们的控制。

恐慌之余,他们拿出了刀子,对着普方夫妇身上捅去。外国男女的挣扎,让他们不能做出致命的刺杀动作。于是,他们只能不停地盲目乱捅,直到外国男女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倒在血泊之中。

这时,这四个杀人凶犯打算夺路而逃,他们中的三个已经从楼梯上冲到楼下,打算打开大门逃出去。

但是,悲剧还在延续:两个熟睡的孩子已经被爸爸妈妈的叫喊所惊醒。他们下床懵懵懂懂地走出自己的卧室,却看到爸爸妈妈的惨状。儿子Thorsten首先尖叫起来。为了防止邻居或保安听得叫声,四个凶犯又转回身,残忍地剥夺家中这双儿女的生命。

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那么短暂……

惩罚恶人是上帝的事,我们应该学会饶恕。

在中国这儿的德国人,更确切的说大部分都是普方的生前好友,他们并没有以怨报怨。

这些德国人自己掏腰包创办了普方基金,而且越办越好!

19年来,已经资助了1800个贫困家庭的儿童,尤其是残疾儿童和女童完成了中学学业。

在这期间,我也曾经捐款。

参与普方基金的志愿者越来越多,而且来自不同的国家。如果说,普方基金是一个主要由在南京的德国人发起的项目,那么,现在的参与者,则完全是国际化的,超越国界的。

基金项目原来纪念普方一家的宗旨,也逐步淡化,更多的是对于中国贫困儿童接受教育的帮助。

慈善晚会的规模越来越大,每一年募集的善款越来越多。

善良的灵魂从来都是在世界各地层出不穷的,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天才高兴的得到我送的年历的扬州退休老市长王功亮先生。

18年前,他拖着自己患有癌症的身躯到处奔走相告,筹集资金,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让农村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尽早能够掌握更多技能,改变命运。王市长用自己及几位挚友一生积攒的一点点养老金,给这些农村困难家庭的孩子提供了免费接受职业培训的校舍,让这些孩子学会了堂堂正正做人,抬头挺胸走进社会参加工作。自扬州天海职业技术学校创办以来,改变了千千万万贫困孩子的命运,为无数农村家庭带来了希望与幸福。

大家庭的喜事

-----天海职校我们的家

那天

我的小爱人甩着马尾

走在青石板上

轻快的脚步是前行的鼓点

我哼着小曲

西装革履尾随其后

在日本打工时思念的她

那时还在母校读书的她

现在已与我形影不离

我的双手被袋子勒得生痛

这有什么呢

从文昌楼下车

我俩穿行于各大商场采购时

我就想像

他们到家园作客的情景

一叠叠钞票从银行取出

二三十万了

亲戚朋友也送来红包

100、200最多的也没有超过

600

却堆了满满一床的红信封

这比我吃百家饭还感香甜

我俩在瘫痪母亲的住处建房造楼

25岁之前

我们已拥有温馨的家园

我的双手被袋子勒得生痛

这有什么呢

那些同龄的孩子大多还花着父母的钱

我俩却可以自己造屋买车

马上就要进母校大门了

苏唱街1号

我的心和门牌号一样舒畅得意

我要告诉校园里的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同学

我俩要结婚了

我会把袋子里粉红描金的请柬

交到爷爷们的手中

即使身患癌症

他们也硬是省下养老钱

拿给我们读书明理

“人穷不可志短

没有本事的人一辈子受穷”

他们一遍一遍的鼓励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我们迈开大步走进城

也自信严谨地闯荡天下

如果没有这些爷爷

我究竟会怎样

我还会遇见娇美的她吗

迎面正走来

红光满面的老市长

他是母校爷爷中的一位

金色银杏树下

他正朝我招手

点头 微笑

就像多年前

听我声泪俱下的检讨

我快步走上前

却忘记了该说什么

后来我的婚礼由他证婚

其他的爷爷都来喝酒助兴

老师们像叔婶哥姐

一直闹到洞房里......

选自琴蔓古丽诗集《秋野的彼岸花》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卜算子.咏梅》毛泽东

生前的蔡丰名博士是这样喜爱小孩,常常看见他们就在征得他们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抱抱他们,送上自己的名片,鼓励小孩子以后也好好读书,做一个受人尊重的人。

蔡丰名博士深谙人间的沧桑,他之所以和善宽容的对待周围的人,那是他深知世事无常。

他隐藏在内心不为人知的晶莹泪花,他想要帮助他人走上正道的无限慈悲,在无法言说的情形下,只有他的那些温暖言行让你深深感动着。

与所有这世上的善良人一样,蔡丰名博士尽自己的能力为世界传送着正能量,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撰稿: 刘珺(作家笔名:琴蔓古丽)

中国翰林书画院秘书长

物华天宝艺术推广中心负责人

翰林书画艺术全球杰出贡献奖发起人之一

责任编辑:国际时报

最火资讯

中国观察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123456@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88 地址: